首页 - 培训机构 > 老井文章(老井小说郑义)

老井文章(老井小说郑义)

发布于:2022-01-21 15:28:27 作者:admin 阅读:2

山坡上有口井,这是口百年老井。

老井四周住了五户人家,共用一口井,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相处的也不错。后来,年轻人外出打工,挣了钱,这五户人家陆陆续续搬走了,在坡下平原公路旁修起了小洋楼,吃上了自来水,这口老井自然就废弃了。周围更是杂草丛生,蟋蟀鸣叫,一片荒凉。

七婶每次去坡上自家菜园摘菜或打猪草,路过这座老井,她心里就毛毛的,有股阴森森的感觉,她每次都加快脚步从井旁跑过,仿佛井里有鬼。

井里没鬼,她心里有鬼,这个秘密她一直深埋在心里。

那天,麻婶的鸡跑到七婶的菜园里糟蹋菜,七婶扬起石头打死了一只鸡。就为了这一件小事,麻婶跟七婶吵了架,最后还打了起来,麻婶人高马大,又年轻,七婶吃了不少亏,脸被抓破,衣服还被撕破,还遭到麻婶语言的羞辱。七婶心里憋了一肚子气,越想越难受,就寻找机会要报复麻婶。

这个机会终于等来了。

这天傍晚,七婶看见麻婶的小儿子铁蛋在井旁草丛里捉蟋蟀,四周没人,周围又是玉米地和大树环抱。麻婶的小儿子可是麻婶的宝贝,前两个都是女儿,好不容易生了一个男孩,只要灭掉这根“独苗”,这对麻婶将是致命的打击,因为麻婶已做了结扎手术,再没机会生男孩了。七婶越想越得意,她走了过去,“铁蛋,干啥呢?”

铁蛋说,“我在捉蟋蟀。”

七婶看了看四周没人,“你快过来,这里有只大蟋蟀。”

铁蛋高兴跑了过去,说,“在哪呢?”

七婶说,“在井旁的草丛里。”

铁蛋弯着腰轻手轻脚走了过去,离井口只有一尺之远,站在旁边的七婶突然伸出双手一推,铁蛋一个趔趄,栽进了井里。

七婶匆匆回家,站在院子里,跟路人聊天,她要造成她没作案时间的假象。

夜晚来临,铁蛋还没回家。

麻婶开始急了,见人就问,“见到我家铁蛋没?”

“没有。”

有人说,“该不会出事吧?都这么晚了。”

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开始寻找,毛房、堰塘、河坝和坡上都找过了,还是没见铁蛋。七婶也加入了寻找。

第二天,村长提议排查水井,他们将这口十几米深的老井里的水抽干了,看见了铁蛋的尸体。

麻婶早已哭成了泪人,瘫软在地上。

有人报了案,警察勘察了现场,调查走访了几户人家,当时警察也调查了七婶,也没发现什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慎失足掉进了井里,这是一起意外事件。

事后,麻婶不相信警察得出的结论,她一直怀疑是七婶干的,但她又拿不出证据。

两家从此成了仇人,互不往来。

事后,七婶看见麻婶变了一个人似的,说话老是前言不搭后语,疯疯癫癫的,七婶心里很愧疚,晚上老是做噩梦。

七婶的儿子和儿媳去广州打工去了,扔下三女一儿由七婶照顾。为了生这个儿子,儿子和儿媳东躲西藏,直到生到第四个才是个“带把”的,他们高兴的主动跑到乡上交了罚款,还大摆筵席,宴请亲朋好友。七婶特给这个孙子起了个小名叫留根,意思是留住了他们家的香火。

自家的香火留住了,而麻婶家的烟火却断了。七婶每次想到这,她就感到愧疚不已。

晚上,七婶又梦见了那口井,又开始做噩梦。她没想到的是,她的噩梦也在慢慢逼近她。

那天,七婶起床后四肢无力,心里慌慌的。下午她睡了一下,没想到一觉睡到天黑。醒来时,发现留根没见了,一种不祥之感涌上她的心头。

七婶开始四处寻找,见人就问,“见到我家留根没?”

“没有。”

有人说,“该不会出事吧?都这么晚了。”

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开始寻找,毛房、堰塘、河坝和坡上都找过了,还是没见留根。麻婶也加入了寻找。

七婶似乎预感到什么,跑到井前,朝下一望,黑窟窿东,她大声喊叫,“留根——”

第二天,村长提议排查水井,他们将这口十几米深的老井里的水抽干了,看见了留根的尸体。

七婶早已哭成了泪人,瘫软在地上。

有人报了案,警察勘察了现场,调查走访了几户人家,当时警察也调查了麻婶,也没发现什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慎失足掉进了井里,这是一起意外事件。

七婶不相信警察得出的结论,她一直怀疑是麻婶干的,但她又拿不出证据。

两家的仇又加深了。

七婶从此变了一个人似的,说话老是前言不搭后语,疯疯癫癫的。

一天,七婶来到井旁,自言自语了半天,突然一头扎了进去……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联系QQ:42929995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