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培训机构 > 绝句李清照古诗(绝句李清照古诗)

绝句李清照古诗(绝句李清照古诗)

发布于:2022-01-21 15:16:53 作者:admin 阅读:2

她曾“词压江南,文盖塞北”,是宋代“婉约派”第一女词人,是“词国皇后”,“婉约词宗”,是柔情与豪气并重的千古第一才女 。她生于济南的书香门第,是苏门后四学士李格非的掌上明珠,她的母亲王氏是状元孙女“亦善文”。李清照集父亲的渊博学识与母亲的温婉才女气质于一身,但是,她在待字闺中的时候,从来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乖孩子,而是一个很喜欢出门浪的“小酒鬼”和“赌鬼”。

她流传于世,被人记住的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寂寂”,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是“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今天笔者想通过五首诗词,让大家看到一个豪放、干练、忧国忧民、侠骨柔情的李清照。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一个情窦初开少女的青春活力、好奇、娇羞,还有一点胆大、调皮,在每一个字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此词大约写于公元1110年,李清照十六岁花季时节。一天清晨,花枝上还挂着晶莹露珠的时候,李清照刚荡完秋千,涔涔香汗渗透着薄薄的罗衣,慵懒地起身揉搓纤纤玉手,突然瞥见一位赵明诚进院,惊慌得连鞋都顾不上穿,光穿着袜子拔腿就“逃”,头上的金钗也“吓”掉在地上。她慌不择路的跑到门口,又娇羞地回过头来偷瞄,佯装着嗅青梅的花香,却悄悄用余光将来人打量。一首《点绛唇》,将少女怀春的羞涩、好奇描绘得唯美又惟妙惟肖。

这首词的上片用“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给读者描绘出一个身躯娇小、额间鬓角挂着汗珠、轻衣透出香汗刚下秋千的如花少女天真活泼、憨态可掬的娇美形象。紧接着,下片突起波澜。词人转过笔锋,使静谧的词境风吹浪起,“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她自然而然地、匆匆忙忙地连鞋子也顾不上穿,光着袜子,害羞地朝屋里就跑,头上的金钗也滑落了。这把封建社会深闺少女在传统礼教束缚下的遵守所谓“礼”的心理和行动,逼真地摹写出来了。但是,她害羞地跑到门边,却没有照常理立刻躲进屋里去,而是“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活泼中略带娇羞,胆怯中又见好奇。

  说到气势高昂,很多人可能都想到这首绝句,李清照的《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公元1127年(靖康二年),金兵入侵中原,掳走徽、钦二帝,赵宋王朝被迫南逃。李清照之夫赵明诚出任建康知府。后城中爆发叛乱,赵明诚不思平叛,反而临阵脱逃。李清照为国为夫感到耻辱,在路过乌江时,有感于项羽的悲壮,创作此诗。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不是几个字的精致组合,不是几个词的巧妙润色;是一种精髓的凝练,是一种气魄的承载,是一种所向无惧的人生姿态。那种凛然风骨,浩然正气,充斥天地之间,直令鬼神徒然变色。“当作”之所“亦为”,一个女子啊!纤弱无骨之手,娇柔无力之躯,演绎之柔美,绕指缠心,凄切入骨,细腻感人无以复加。透过她一贯的文笔风格,在她以“婉约派之宗”而著称文坛的光环映彻下。笔端劲力突起,笔锋刚劲显现时,这份刚韧之坚,气势之大,敢问世间须眉几人可以匹敌?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女诗人追思那个叫项羽的楚霸枭雄,追随项羽的精神和气节,痛恨宋朝当权者苟且偷安的时政。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仅一河之遥,却是生死之界,仅一念之间,却是存亡之抉。项羽,为了无愧于英雄名节,无愧七尺男儿之身,无愧江东父老所托,以死相报。“不肯”!不是“不能”、不是“不想”、不是“不愿”、不是“不去”。一个“不肯”笔来神韵,强过鬼斧神工,高过天地造化。一种“可杀不可辱”、“死不惧而辱不受”的英雄豪气,漫染纸面,力透纸背,令人叫绝称奇而无复任何言语!

??这首诗起调高亢,鲜明地提出了人生的价值取向:人活着就要做人中的豪杰,为国家建功立业;死也要为国捐躯,成为鬼中的英雄。爱国激情,溢于言表,在当时确有振聋发聩的作用。南宋统治者不管百姓死活,只顾自己逃命;抛弃中原河山,苟且偷生。因此,诗人想起了项羽。项羽突围到乌江,乌江亭长劝他急速渡江,回到江东,重整旗鼓。项羽自己觉得无脸见江东父老,便回身苦战,杀死敌兵数百,然后自刎。诗人鞭挞南宋当权派的无耻行径,借古讽今,正气凛然。全诗仅二十个字,连用了三个典故,但无堆砌之弊,因为这都是诗人的心声。如此慷慨雄健、掷地有声的诗篇,出自女性之手,实在是巾帼不让须眉了。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宋高宗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春,李清照航行海上,历尽风涛之险,根据真实经历及感受,创作此词。

词的开篇描绘壮丽奇幻的海天景色,似梦似幻。词上下两片之间,一气呵成,联系紧密。她用“接”、“连”、“转”、“舞”几个动词,把海天动荡的境界,描绘得栩栩如生。 词人在颠簸的船舱中仰望天空,感觉天上的银河似乎都在转动。千帆乱舞,星河欲转,于虚虚实实中为全篇的瑰奇壮美打下了基础。

接下来的“仿佛”三句,写的是词人梦中见到了天帝。在与天帝的问答中,隐寓了李清照对南宋黑暗社会现实的失望,以及对理想境界的追求和向往。“仿佛梦魂归帝所”中的“梦魂”二字,是全词的关键词。词人经过海上航行,一缕梦魂升入天国,见到了态度温和、关心民间疾苦的天帝。 “殷勤问我归何处”一句,写出了天帝的慈和。“我报路长嗟日暮”句中的“报”字与上片的“问”字,在天帝与词人之间构建了一座桥梁。

李清照用“路长日暮”将自己为了寻觅天帝,不辞上不求索的情怀,用“路长日暮”四字概括出来,再与 “学诗谩有惊人句”一句相连,是词人在天帝面前倾诉自己空有才华而遭逢不幸、奋力挣扎的苦闷。“学诗谩有惊人句”中的一个“谩”字,流露出对现实的强烈不满。李清照生不逢时,加上又是女子,自然无法施展胸中的才华,这是词人的悲哀。

“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三句是说:大鹏已经高翔于九万里风之上,强劲的大风,请把我的帆船吹送到蓬莱仙岛去吧!这三句借鉴了《庄子.逍遥游》的“鹏之徙于南冥也, 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三句,大气磅礴之至。借鹏抟九天的风力,吹到三山,交代了海中仙山即为词人的归宿。

这首词把词人真实的生活感受融入梦境,将梦幻与生活、历史与现实自然融合,格调雄奇,充分显示出作者性情中豪放不羁的一面,具有明显的豪放派风格。在词中,李清照展示了敢于与大丈夫相比的远大抱负,也流露出她人生追求无果的渺茫之感。

巨舰只缘因利往,扁舟亦是为名来。

往来有愧先生德,特地通宵过钓台。

公元1134年(宋高宗绍兴四年),李清照由临安去金华避乱,途经严子陵钓台,作此诗。

钓台:相传为汉代严子陵垂钓之地,在桐庐(今属浙江)县东南。西汉末年,严光(字子陵)与刘秀是朋友,刘秀称帝(汉光武帝)后请严江做官,光拒绝,隐居在浙江富春江。其垂钓之所后人为钓,亦名严滩。

前两句“巨舰只缘因利往,扁舟亦是为名来”,“巨舰”指得是向往财富极力去获取财富的人。“扁舟”指通过结交认识权贵从而获取名利的人。这两句渲染追名逐利的凡夫俗子的多和繁忙。无论是为利,或者是为名,皆是一些向往钱财和权力的唯利是图的人,与隐者严子陵不为名利的高尚品德相违背,从而表现出隐者严子陵不图名利的高尚品格。

??后两句“往来有婉先生德,特地通宵过钓台。“先生德”指严子陵不图名利,在钓台隐居的高尚品德。句中使用了“用典”的手法,引用严子陵过钓台的典故,从而突出严子陵的淡泊不仕的情操。

一二句“巨舰只缘因利往,扁舟亦是为名来”对三四句“往来有愧先生德,特地通宵过钓台”起到了反衬作用,并描绘出当时社会追逐名利的现象。

全诗通过一二句和三四句的对比道出了诗人自己挣脱不开追求名利贪图钱财的社会,同时也是不愿为追求名利贪图钱财的社会所束缚,体现出诗人洁身自好,不图名利的情操。

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

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

1134年九月,李清照避难金华,投奔当时在婺州任太守的赵明诚之妹婿李擢,卜居酒坊巷陈氏第。在金华期间,李清照作《题八咏楼》诗,悲宋室之不振,慨江山之难守,其“江山留与后人愁”之句,堪称千古绝唱。

诗的首句“千古风流八咏楼”,可谓写尽斯楼之风流倜傥,笔调轻灵潇洒,比摹真写实更为生动传神。次句“江山留与后人愁”紧承前句,意谓像八咏楼这样千古风流的东南名胜,留给后人的不但不再是逸兴壮采,甚至也不只是沈约似的个人忧愁,而是为大好河山可能落入敌手生发出来的家国之愁。对于这种“愁”,李清照在其诗文中曾多次抒发过。事实证明,她的这种“江山之愁”不是多余的,因为“金人连年以深秋弓劲马肥人寇,薄暑乃归。远至湖、湘、二浙,兵戎扰攘,所在未尝有乐土也”(《鸡肋编》卷中)。具体说来,继汴京沦陷、北宋灭亡之后,南宋朝廷的驻跸之地建康、杭州也先后一度失守。曾几何时,金兵直逼四明,高宗只得从海路逃遁。眼下作为行在的临安,又一次受到金、齐合兵进犯的严重威胁。即使敌人撤回原地,如果不对其采取断然措施,打过淮河去,收复北方失地,而是一味用土地、玉帛、金钱奴颜婢膝地去讨好敌人,那么性如虎狼的“夷虏”永远不会善罢甘休,南宋的大好河山就没有安全保障。这当是诗人赋予“江山留与后人愁”的深层意蕴,也是一种既宛转又深邃的爱国情怀。

“水通”二句,或对贯休《献钱尚父》诗的“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及薛涛《筹边楼》诗的“壮压西川十四州”有所取意。李清照对这类诗句的借取,或是为了讥讽不惜土地的南宋朝廷。

此诗气势恢宏而又宛转空灵,这样写来,既有助于作品风格的多样化,亦可避免雷同和标语口号化的倾向。虽然好的标语口号富有鼓动性,在一定条件下是必要的,但它不是诗,条件一旦有变,它也就失去了作用,从而被人所遗忘。李清照的这首(题八咏楼)历时八九百年,余韵犹在,仍然撼动人心,这当与其使事用典的深妙无痕息息相关。惟其如此,女诗人关于八咏楼的题吟,不仅压倒了在她之前的诸多“须眉”,其诗还将与“明月双溪水,清风八咏楼”一样,万古常青。

李清照登上八咏楼时已经历尽磨难,两鬓斑白,人生的酸甜苦辣和世事的变幻无情,使她的笔墨没有被江南的水光雾气所浸染,反而变得苍凉沉郁,甚至有些激愤与悲哀了。

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

铮铮有声的字句里,那愁岂是悠悠的婺江水所能承载的?豪迈的“气压江城十四州”中,仿佛在说,无论沧海桑田如何转换,红尘世道如何轮回,永远掩盖不了李清照光芒万丈的千古风流,她犹如八咏楼上的一盏明灯,高悬在在千年历史的天空,照耀中华民族砥砺前行!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联系QQ:42929995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